美对华关税存在不确定性,授权行业面临的挑战加剧

2018年以来,美国联邦政府先后对2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其中500亿美元商品加征的关税为25%,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的关税是10%。今年五月初,美国政府先是宣布自5月10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的关税税率由10%提高到25%,随后又拟对剩余价值约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

随着从中国进口到美国的几乎所有商品都将面临被加征25%关税的威胁,被授权商、授权商和零售商们正争先恐后地制定策略,以应对由此带来的成本增加,最终可能导致零售价格飙升的情况。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于6月17日至21日、24日至25日就拟对中国约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举行了为期7天的听证会,以征求公众的意见。听证会之后,公众有一周的时间提交补充意见,而总统特朗普随后可能要求该办公室开征新关税。

由于政治气候、全球经济状况及其他因素可能瞬息万变,使得企业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更大,也给企业可能正在规划或实施的各类计划增加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无论采用何种策略,企业都必须将“灵活性”考虑在内。

为了避免受加征关税冲击,被授权商可能会考虑将产品生产线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国家,但是这一行动可能需要一年或更长时间才能全面实施。另一种选择是与供应商分担关税成本,提高零售价格,并寻求品牌商在降低版税和保证金方面做出让步。

关税举措遭到了包括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和全美零售商联合会(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在内的众多企业团体的反对。包括沃尔玛(Walmart)、塔吉特(Target)和好市多(Costco)在内的反对加征关税人士6月13日联名致信总统特朗普时称,现行及拟议中的关税将使一个美国四口之家的年平均成本增加2000美元。

涉及商品种类繁多

继之前5月10日对包括行李箱、背包、棒球手套、竹家具、吊灯、帆船和摩托艇在内的一系列产品征收关税后,下一轮美国可能将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其中服装和鞋类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在美国销售的商品中,分别有69%和42%从中国进口。

新的关税除了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正常关税外,还将加征额外关税。举例来说,牛津工业公司(Oxford Industries)首席财务官斯科特·格拉斯迈尔(Scott Grassmeyer)提到,零售价为100美元的服装含20美元的关税,将被征收额外的25%的关税,其公司主要销售汤美·巴哈马(Tommy Bahama)及丽莉·普利策(Lily Pulitzer)品牌的服装。斯科特·格拉斯迈尔表示,这将产生5美元的额外成本,可能的办法是将生产转移到越南或泰国来抵消。而牛津工业公司有54%的商品来自中国,或者可以通过与工厂谈判降价,又或是实行“选择性”提价。

全球供应链大变局

但是将生产制造转移到一个新的国家可能充满了挑战。例如,波士顿美国公司(Boston America)的首席执行官马特·卡维特(Matt Kavet)表示,其公司主要生产鲍勃•罗斯(Bob Ross)和其他品牌授权的罐装糖果,目前整个产品的生产线都在中国。但在与中国供应商合作的过程中,波士顿美国公司可能将罐头的生产转移到越南,将糖果的生产转移到马来西亚。

“这些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慢慢来。考虑到需要购买和安装新设备,建立新的生产线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马特·卡维特表示。“中国(企业)已经习惯了美国的做法。就质量控制而言,将生产线转移到越南,差不多是回到中国15年前的水平,这让我感到担忧。”

Wicked Cool Toys联席总裁Jeremy Padawer表示,就玩具而言,动作玩偶的生产可能会转移到越南,而成本较高的大型玩具的组装可能会转移回美国。

如果5月份关税的加征是一个信号,那么潜在的成本上涨就要寻找多种形式进行分摊。美国投行Jefferies Group的金融分析师斯蒂芬妮·威斯辛克(Stephanie Wissink)表示,在玩具行业,5月份加征的关税附加成本,在某些情况下,分摊在制造商、品牌供应商之间,并以更高的零售价形式转接给了零售商。斯蒂芬妮提到,预计公开交易的玩具制造商将在七月公布第二季度财报时讨论潜在的涨价问题,孩之宝 Hasbro和Funko有“消化价格变化的能力”。相比之下, 以优惠促销取胜的美泰和杰克仕太平洋“可能对普遍的价格上涨面临更大的阻力”。她补充称,拥有“高品牌亲和力”的授权及内容相关的产品往往对价格变化“不那么敏感”。

努力让沟通更加顺畅

这将需要进行一些艰难的沟通。美泰公司的Janet Hsu表示,“不会有‘一刀切’的模式,我们希望确保与合作伙伴建立对话,以找到让每个人都满意的解决方案。在版税和最低保证金方面,我们的做法非常灵活。”

授权商承认,如果加征关税的实行时间并不是短期的,可能持续到明年,就必须做出一些改变。在某些情况下,被授权商可能会要求减少他们在市场营销等方面的投入。还有一些公司可能会寻求应急条款,比如,在加征关税的情况下降低版税或最低保证金。

索尼影业消费品部门执行副总裁Jamie Stevens表示,“我们可能不得不与(授权)合作伙伴进行一些调整,但目前还没有人真正知道。这可能是因为我们必须以不同的方式开展业务。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东西,因为我们拥有强大的知识产权,但我们必须找到让每个人都赢的方法,无论是在交易条款上,[交易]结构上,还是关于市场策略方面。”

卡通电视网的Peter Yoder表示,“我们还没有收到任何来自被授权商降低版税的要求。我认为部分原因可能是,随着一些国家越来越重视诸如‘关税’等问题,他们越来越多地在多个国家使用多种措施。”

负面影响已逐渐浮现

一位零售商告诉我们,一些自有品牌和DTR产品的消费价格在中国本土的连锁店已经提高了5-10%,以帮助抵消关税的影响。事实上,自去年首次征收10%的关税以来,许多大型零售商已经为关税提高的可能性做好了准备,并持续与供应商和制造商合作,以降低成本。如果25%的关税生效,零售价格可能会上涨,但大型商家可能比小商贩更能经受住这种影响,因为他们的销售收入中有较大比例是来自食品杂货,而食品杂货不太可能来自中国。然而,沃尔玛的高管告诉投资者,即使只是加征10%的关税,家电和自行车等一些商品的价格也在上涨。与供应商一样,零售商也在努力将供应链转移到中国以外的地方,但这些改变需要时间。

一些供应商承认,他们可能不得不吸收今年的成本,并在2020年开始实施提价。马特·卡维特表示,“今年,我们很可能因吸收增加的成本,成为亏损年度,但到2020年(如果关税仍然有效的话),价格将不得不上涨。”他补充称,波士顿美国公司正在权衡推出一些高价商品作为对冲措施以抵消上升的成本。

据《华尔街日报》分析,手机和笔记本电脑将成为新一轮加征关税的最大目标。去年,美国进口了约430亿美元的手机,而笔记本电脑的进口额为370亿美元。其他受冲击较大的类别还有儿童自行车和滑板车(进口额119亿美元)以及电子游戏机(54亿美元)。中国是大约98%的电子游戏机的产地来源,也是绝大多数笔记本电脑(94%)、玩具(88%)、三轮车(85%)和手机(82%)的主要产地来源。

 

为你推荐